作者後記

作者後記(上)
    和 一 萬 光 年 的 遠 征 之 途 相 較 之 下 , 銀 英 傳 系 列 顯 極 微 不 足 道 的 1 0 本 書 . ( 中 文 版 2 0 本 ) 里 程 容 易 走 了 一 半 了 . 筆 者 首 先 要 對 喜 歡 這 些 滿 足 缺 點 的 作 品 , 同 時 又 常 鼓 勵 怠 惰 的 作 者 之 廣 大 讀 者 致 十 二 萬 分 謝 意
 
    這 系 列 的 作 品 是 筆 者 自 己 想 要 寫 所 以 才 寫 出 來 的 , 因 此 沒 有 想 到 會 獲 這 麼 廣 大 的 迴 響 . 聽 說 在 日 本 甲 府 還 發 行 了 ” 楊 提 督 通 信 ” 同 人 誌 登 了 幽 默 漫 畫 等 筆 者 的 心 境 就 像 守 著 成 為 明 星 的 星 媽 一 樣 .
 
    本 作 品 的 流 來 自 原 預 定 由 現 在 己 停 刊 的 幻 影 城 社 發 行 的 ” 銀 河 西 洋 棋 ” 長 篇 小 說 . 當 寫 了 1 0 0 張 時 , ” 幻 影 城 ” 倒 閉 了 , 在 遇 到 下 一 個 拾 荒 者 撿 到 之 前 , 這 些 東 西 簡 直 無 可 依 靠 . 後 來 , 序 章 中 的 一 部 份 復 活 了 , 於 是 便 成 為 現 在 的 ” 銀 英 英 雄 傳 說 ” .
 
    和 舊 稿 相 較 之 下 , 萊 因 哈 特 的 為 人 沒 甚 麼 改 變 , 倒 是 楊 威 利 卻 有 了 1 8 0 度 的 轉 變 . 在 舊 稿 中 , 他 更 沈 靜 , 更 具 忍 耐 力 , 是 一 個 品 格 高 尚 的 人 . 不 是 一 個 拘 泥 於 退 休 金 的 問 題 兒 童 . 為 甚 麼 會 做 這 樣 的 改 變 , 連 作 者 都 不 清 楚 . 原 以 為 不 會 受 女 性 讀 者 歡 迎 , 哪 知 加 上 了 個 美 人 副 官 , 竟 也 出 現 了 一 些 女 性 讀 者 反 應 ” 楊 是 理 想 的 男 人 ” 真 叫 作 者 丈 二 金 剛 , 摸 不 著 頭 . 他 之 受 歡 迎 功 不 在 作 者 純 粹 是 盤 算 錯 誤 .
 
    若 要 說 盤 算 錯 誤 , 這 裡 面 有 一 個 讓 作 者 印 象 比 較 深 刻 的 情 節 , 那 就 是 吉 爾 菲 艾 斯 太 早 死 了 . 本 來 這 只 是 在 作 品 中 淡 述 的 , 哪 知 道 , 每 次 和 讀 者 碰 面 或 收 到 來 信 時 , 都 一 定 會 因 為 這 件 事 受 到 抗 議 及 彈 劾 . . . 雖 然 是 出 於 必 然 性 , 所 以 筆 者 才 殺 了 他 . 不 過 , 事 實 上 , 筆 者 後 來 也 挺 後 悔 的 , 就 像 許 多 人 所 說 的 一 樣 , 萊 因 哈 特 及 吉 爾 菲 艾 斯 是 表 裡 一 體 的 , 可 以 說 是 ” 二 體 合 一 ” 的 角 色 , 或 許 也 可 以 ” 光 和 影 ” 的 表 現 方 式 來 說 明 其 一 體 性 . 這 麼 一 來 , 就 必 須 出 現 ” 光 和 影 因 共 存 而 攀 , 高 當 一 方 消 弭 時 , 另 一 方 也 會 衰 微 ” 的 模 式 了 , 因 此 , 吉 爾 菲 艾 斯 應 該 活 到 萊 因 哈 特 的 最 盛 期 , 至 少 也 要 活 到 第 五 冊 ( 中 文 版 9 , 1 0 ) 他 帝 位 時 才 行 ( 或 者 生 死 反 過 來 ) .
 
    然 而 , 他 卻 在 萊 因 哈 特 正 要 上 城 時 就 匆 匆 下 台 了 . 因 此 可 以 說 , 筆 者 自 己 破 壞 了 可 以 重 疊 , 複 合 地 構 築 作 的 要 之 主 題 , 而 使 得 多 期 待 著 這 個 主 題 的 存 在 及 發 展 的 讀 者 倍 感 失 望 . 當 筆 者 發 現 到 這 件 事 時 就 開 始 後 悔 了 . 然 而 , 現 在 又 不 能 把 死 者 叫 回 來 . 者 到 現 在 仍 然 後 悔 不 已 , 只 要 我 將 來 仍 繼 續 從 事 寫 故 事 的 工 作 , 一 定 仍 會 牢 牢 記 住 這 種 悔 恨 交 加 的 感 覺 .
 
    不 過 , 筆 者 於 此 處 也 有 話 要 說 . 那 就 是 既 然 各 位 讀 者 對 筆 者 己 完 成 的 故 事 那 麼 有 感 覺 , 那 麼 依 依 不 捨 , 那 麼 也 希 望 大 家 同 樣 愛 護 筆 者 目 前 才 完 成 的 作 品 筆 者 個 人 非 常 喜 歡 取 代 吉 爾 菲 艾 斯 活 躍 於 帝 國 陣 營 中 的 米 達 麥 亞 , 羅 嚴 塔 爾 , 希 爾 德 , 奧 貝 斯 坦 , 繆 拉 等 人 . 筆 者 很 高 興 他 們 擁 有 各 自 的 讀 者 群 .
 
    不 只 是 他 們 , 凡 是 自 己 所 創 造 出 來 的 人 物 能 獲 得 讀 者 們 的 青 睞 , 這 是 最 讓 筆 者 高 興 的 事 . 至 於 主 要 人 物 受 歡 迎 的 程 度 , 萊 因 哈 特 是 一 如 所 料 , 吉 爾 菲 艾 斯 是 超 過 預 估 計 算 , 至 於 楊 則 是 失 算 了 . 而 讀 者 對 配 角 們 的 喜 愛 也 相 當 多 彩 . 今 年 的 情 人 節 , 有 男 性 讀 者 送 安 妮 羅 傑 糖 果 ; 也 有 女 性 讀 者 支 持 被 稱 為 ” 伊 謝 爾 倫 的 諸 星 當 ” 的 波 布 蘭 . 身 為 她 及 他 的 代 理 人 , 筆 者 一 併 致 謝 . 和 這 些 令 人 振 奮 的 事 情 相 較 之 下 , 筆 者 為 了 給 每 個 人 上 名 字 而 翻 遍 古 代 國 際 人 名 錄 的 辛 勞 快 就 不 算 什 麼 了 . 儘 管 如 此 , 特 別 有 德 國 風 的 名 字 也 快 用 光 了 , 如 山 一 般 的 庫 存 資 料 . 如 果 要 開 始 後 半 部 時 , 得 還 要 絞 盡 腦 汁 去 找 名 字 呢 !
 
    最 後 對 讀 者 們 有 個 厚 頻 不 情 之 請 - - 請 給 予 患 有 慢 性 低 糜 症 的 作 者 及 逃 過 其 魔 掌 而 殘 存 下 來 的 登 場 人 物 多 的 支 持 .

作者後記(下)
      長 征 已 到 達 了 目 的 地 。 十 本 〈 銀 河 英 雄 傳 說 〉 就 在 這 裏 結 束 了 。 筆 者 用 了 五 三 0 0 張 稿 紙 , 不 包 括 外 傳 在 內 , 看 完 將 近 二 一 二 萬 字 的 文 字 旅 程 一 定 讓 各 位 感 到 很 疲 倦 吧 ? 作 者 也 把 精 力 都 燃 燒 殆 盡 了 . . . . . . 。
不 管 怎 麼 說 , 真 的 、 完 全 、 好 不 容 易 、 總 算 、 最 後 、 終 於 結 束 了 。 〈 銀 英 傳 〉 也 可 以 成 為 完 整 的 小 說 了 。 沒 有 完 結 的 小 說 就 跟 汲 有 的 屋 頂 的 房 子 是 一 樣 的 , 就 算 細 部 再 怎 麼 好 , 還 是 不 能 做 整 體 的 評 價 。 現 在 , 不 管 好 壞 , 總 算 可 以 請 大 家 做 一 個 評 論 了 。
很 早 以 前 , 筆 者 就 曾 宣 佈 會 在 第 十 冊 做 個 終 結 , 但 是 , 好 像 有 一 部 分 的 人 似 乎 不 太 相 信 , 所 以 出 現 了 「 不 會 在 十 冊 就 結 束 , 會 繼 續 寫 下 去 」 、 「 不 , 在 第 八 冊 就 會 斷 了 」 等 等 奇 怪 的 傳 聞 , 也 有 人 因 為 這 些 流 言 提 出 抗 議 . 接 受 別 人 對 作 品 的 質 疑 與 錯 誤 的 批 評 是 理 所 當 然 的 事 , 但 是 , 懷 疑 作 者 對 作 品 的 感 情 , 這 是 一 件 作 者 所 不 願 去 面 對 的 事 .
 
對 於 這 些 流 言 和 抗 議 , 筆 者 的 回 答 就 全 寫 在 這 裏 了 。 希 望 各 位 都 能 諒 解 。 此 外 , 本 傳 雖 然 是 結 束 了 , 但 是 , 關 於 外 傳 , 今 後 預 定 會 有 兩 本 長 篇 和 幾 篇 短 篇 作 品 出 現 . 和 目 前 已 經 出 來 的 作 品 合 起 來 , 外 傳 一 共 有 六 冊 。 這 樣 就 是 真 正 的 總 結 了 。
作 者 在 此 要 先 做 一 說 明 。 本 傳 在 最 後 一 冊 最 後 一 章 的 時 代 是 宇 宙 曆 八 O 一 年 七 月 二 七 日 O 時 。 在 這 個 時 代 之 後 的 事 , 作 者 一 概 沒 寫 。 外 傳 中 也 沒 有 寫 。 沒 有 〈 續 銀 英 傳 〉 、 〈 新 銀 英 傳 〉 、 〈 銀 英 後 傳 〉 , 也 沒 有 「 之 後 的 尤 里 安 ‧ 敏 茲 」 、 「 羅 嚴 克 拉 姆 王 朝 的 興 亡 」 等 。
 
筆 者 這 麼 說 可 能 會 有 人 感 到 失 望 . 也 許 是 筆 者 太 我 行 我 素 了 , 但 是 , 作 者 本 身 希 望 在 大 家 愛 惜 〈 銀 河 英 雄 傳 說 〉 之 時 , 能 以 最 嚴 整 的 形 式 做 個 完 結 、 整 理 。
在 完 成 這 個 作 品 之 前 , 有 一 些 讓 筆 者 感 到 高 興 的 事 , 也 有 一 小 部 分 的 事 讓 人 感 到 氣 餒 . 高 興 的 是 這 個 作 品 獲 得 了 遠 超 乎 作 者 個 人 想 像 之 外 的 多 數 人 的 支 持 , 然 而 , 以 作 者 個 人 的 層 面 來 說 , 自 己 從 中 再 度 發 現 了 自 己 到 底 想 寫 些 什 麼 樣 的 東 西 。 或 許 各 位 讀 者 會 覺 得 很 奇 怪 , 然 而 , 所 謂 的 寫 書 人 並 不 一 定 從 一 開 始 就 知 道 自 己 應 該 寫 什 麼 的 。 以 筆 者 的 情 況 來 說 , 我 是 從 S F 懸 疑 風 格 的 作 品 出 發 的 , 總 深 信 可 以 在 這 方 面 寫 些 東 西 出 來 。
 
了 解 自 己 想 寫 「 架 空 歷 史 小 說 」 是 在 開 始 寫 〈 銀 英 傳 〉 之 後 。 之 後 , 作 者 寫 了 一 些 英 雄 幻 想 式 風 格 的 作 品 , 但 是 , 如 果 不 是 寫 了 〈 銀 英 傳 〉 , 這 些 作 品 大 概 就 寫 不 出 來 了 , 從 某 方 面 來 說 , 〈 銀 英 傳 〉 可 以 說 是 筆 白 的 一 本 恩 書 。
 
日 後 , 當 這 個 作 品 文 庫 化 了 的 時 候 , 還 望 各 位 能 訂 正 在 新 書 階 段 就 明 顯 看 出 來 的 錯 誤 . 在 所 有 的 錯 誤 中 , 有 讀 者 指 正 的 , 也 有 只 有 作 者 自 己 知 道 的 。 不 管 怎 麼 說 , 錯 誤 是 一 定 會 有 的 , 所 以 希 望 在 可 能 的 範 圍 內 將 錯 誤 率 減 到 最 低 。
 
但 是 , 其 中 也 有 作 者 明 知 故 犯 的 地 方 。 譬 如 , 相 距 一 萬 光 年 的 行 星 奧 丁 和 行 星 海 尼 森 不 可 能 是 同 年 同 月 同 日 的 , 在 第 一 冊 中 , 作 者 曾 就 行 星 的 自 轉 、 公 轉 、 曆 法 的 關 係 做 過 說 明 , 然 而 , 在 後 面 的 情 節 中 就 排 除 了 特 殊 的 環 境 的 例 子 而 沒 有 詳 細 說 明 。 此 外 , 在 季 節 方 面 , 每 一 個 行 星 當 然 都 不 同 , 即 使 在 同 一 個 行 星 上 , 北 半 球 和 南 半 球 也 有 所 不 同 。 原 本 在 地 軸 和 黃 道 面 沒 有 呈 現 傾 斜 面 的 行 星 上 是 沒 有 季 節 的 變 化 的 。 包 括 這 些 細 節 在 內 , 作 者 之 所 以 把 季 節 的 變 化 和 地 球 的 北 半 部 相 調 合 是 因 為 在 這 個 作 品 中 , 尤 其 是 在 回 想 的 情 節 中 , 季 節 感 的 描 寫 是 必 要 的 。 這 只 限 於 小 說 中 的 情 況 , 請 各 位 讀 者 原 諒 。
 
說 了 這 麼 多 , 總 而 言 之 就 是 家 裏 有 那 裏 漏 雨 了 就 修 那 裏 , 不 需 要 增 建 或 改 建 。 〈 銀 英 傳 〉 結 束 了 . 筆 者 絕 對 不 會 再 寫 關 於 那 些 殘 存 下 來 的 人 們 的 事 。 因 為 筆 者 很 不 喜 歡 還 有 人 散 佈 一 些 不 負 責 任 的 流 言 而 遭 到 無 妄 的 指 責 。
 
在 結 束 〈 銀 英 傳 〉 後 一 年 , 從 明 年 的 秋 天 開 始 , 筆 者 又 要 開 始 執 筆 寫 時 空 戲 劇 ( 不 如 說 是 利 用 時 空 戲 劇 的 設 定 之 歷 史 性 作 品 ) 的 系 列 作 品 了 。 老 實 說 , 因 為 作 者 筆 的 才 能 已 經 達 到 了 界 限 了 , 所 以 可 能 會 出 現 和 〈 銀 英 傳 〉 異 曲 同 工 的 作 品 , 但 是 , 筆 者 是 打 算 寫 一 些 多 少 比 〈 銀 英 傳 〉 輕 鬆 的 東 西 。 為 了 謹 慎 起 見 , 筆 者 要 提 醒 大 家 , 以 後 的 故 事 中 是 不 會 有 類 似 「 皇 帝 萊 因 哈 特 死 後 二 五 O 年 . . . . . . 」 之 類 的 時 代 設 定 的 。 而 是 從 起 點 來 創 造 人 類 的 未 來 史 . 如 果 在 其 他 的 歷 史 中 出 現 的 其 他 人 物 也 能 獲 得 各 位 的 支 持 的 話 , 那 就 是 萬 幸 了 。
 
說 到 人 物 , 〈 銀 英 傳 〉 中 的 許 多 人 物 都 死 了 , 因 此 有 人 叫 筆 者 為 「 殺 盡 眾 人 的 田 中 」 。 但 是 , 在 描 寫 戰 爭 和 國 家 興 亡 的 故 事 中 , 人 死 了 是 再 自 然 不 過 的 事 了 。 就 因 為 好 人 在 沒 有 做 出 什 麼 罪 孽 深 重 的 情 況 下 慘 遭 殺 害 , 所 以 不 就 更 形 否 定 了 戰 爭 和 獨 裁 政 治 的 可 行 性 嗎 ? 齊 格 飛 ‧ 吉 爾 菲 艾 斯 的 死 亡 令 筆 者 自 己 感 到 萬 分 後 悔 , 這 是 從 作 品 整 體 的 構 成 來 說 的 , 但 即 使 重 新 把 這 個 作 品 再 寫 一 遍 , 筆 者 還 是 會 讓 吉 爾 菲 艾 斯 在 半 途 就 死 亡 的 。 楊 威 利 和 羅 嚴 塔 爾 的 情 形 也 是 一 樣 。 人 一 定 會 死 , 而 死 了 就 不 可 能 復 生 的 。
 
結 果 筆 者 完 全 無 視 於 某 些 讀 者 們 「 請 不 要 讓 某 個 人 物 死 亡 」 之 類 的 請 求 。 筆 者 並 不 想 就 此 事 向 讀 者 道 歉 . 因 為 也 不 能 把 沒 有 人 為 之 請 命 的 人 物 全 都 殺 死 啊 !
 
今 後 者 筆 者 也 還 會 寫 「 架 空 歷 史 故 事 」 , 其 中 也 還 會 有 人 物 死 亡 。 就 如 筆 者 已 說 過 , 請 求 饒 命 之 類 的 事 情 是 絕 對 不 會 被 接 受 的 , 所 以 請 各 位 讀 者 覺 悟 了 吧 !
 
儘 管 如 此 , 在 〈 銀 英 傳 〉 中 還 是 有 兩 個 該 死 而 沒 死 的 人 物 。 那 就 是 帝 國 軍 的 畢 典 菲 爾 特 和 同 盟 軍 的 波 布 蘭 . 他 們 曾 有 好 幾 次 的 機 會 該 死 , 但 是 , 他 們 還 是 逃 過 了 作 者 的 魔 掌 , 終 於 苟 延 殘 喘 到 最 後 。 我 們 對 這 兩 個 人 的 生 命 力 表 示 敬 意 。 然 而 , 這 個 人 在 和 平 時 代 就 很 難 去 處 理 自 己 了 。 畢 典 菲 爾 特 似 乎 只 有 成 為 大 久 保 彥 左 衛 門 的 份 , 而 波 布 蘭 如 果 運 氣 和 財 運 好 的 話 , 就 可 以 成 為 餐 廳 經 理 , 如 果 運 氣 差 一 點 , 大 概 只 能 成 為 城 市 獵 人 了 。 不 管 怎 樣 , 筆 者 認 為 他 們 都 會 做 得 很 好 。
 
似 乎 還 有 許 多 事 情 該 說 的 , 但 是 , 如 果 真 要 都 拿 出 來 討 論 的 話 就 沒 完 沒 了 , 所 以 就 此 打 住 。 如 果 有 機 會 , 筆 者 希 望 能 和 讀 者 們 一 起 暢 談 生 者 , 追 思 死 者 , 為 他 們 獻 上 一 杯 酒 或 一 盞 茶 。
 
最 後 , 筆 者 要 向 讓 這 個 作 品 有 機 會 發 表 出 來 的 德 間 書 店 的 所 有 相 關 人 員 : 為 本 傳 和 外 傳 畫 插 畫 的 加 藤 直 之 老 師 、 鴨 下 幸 久 老 師 、 橫 山 宏 老 師 、 道 原 香 津 美 老 師 、 笠 原 彰 老 師 、 長 谷 川 正 治 老 師 , 以 及 支 持 這 個 作 品 , 熱 愛 書 中 人 物 的 眾 多 讀 者 們 致 上 最 誠 摰 的 謝 意 。
多 謝 各 位 的 幫 忙 與 支 持 。
宇 宙 曆 負 八 一 四 年 一 O 月 二 二 日 作 者 敬 上

黃金之翼後記–原作者的心聲!田中芳樹
看 完 漫 畫 後 , 還 要 強 迫 讀 者 看 作 者 自 我 恭 維 的 嘮 叨 感 言 , 對 讀 者 來 說 , 真 的 是 一 種 精 神 虐 待 , 可 是 我 現 在 就 是 要 這 麼 做 , 敬 請 原 諒 !
 
我 個 人 覺 得 這 部 ( 黃 金 之 翼 ) 就 像 是 一 道 料 理 。 它 是 由 提 供 桌 子 和 碗 盤 , 由 我 田 中 芳 樹 提 供 素 材 , 由 道 原 香 津 美 老 師 下 廚 操 作 , 由 讀 者 來 品 嚐 的 一 道 料 理 。
 
我 知 道 必 須 藉 這 篇 文 章 來 為 大 師 傅 道 原 老 師 和 「 銀 河 英 雄 傳 說 」 這 個 故 事 說 些 什 麼 。 但 是 我 到 底 該 怎 麼 下 筆 呢 ? 想 了 半 天 , 還 是 想 不 通 ! 乾 脆 就 讓 我 們 來 閒 聊 家 常 吧 ! 當 我 還 是 個 孩 子 時 , 就 希 望 當 個 漫 畫 家 . 我 想 大 部 份 的 孩 子 都 會 有 這 個 心 願 的 , 所 以 我 應 該 不 是 個 怪 孩 子 。 結 果 這 個 沒 有 定 論 的 夢 在 我 上 初 中 時 , 就 受 到 了 挫 折 。 因 為 我 發 現 自 己 一 點 構 圖 的 才 能 都 沒 有 ! 但 是 我 沒 有 因 此 而 死 心 , 我 告 訴 自 己 , 漫 畫 家 當 不 成 , 至 少 還 有 希 望 當 原 作 家 。 話 是 這 麼 說 , 但 是 一 連 串 的 升 學 考 試 , 根 本 就 壓 的 我 沒 有 機 會 去 考 慮 當 個 原 作 家 到 底 是 怎 麼 回 事 。 一 直 到 我 進 了 大 學 , 在 一 個 很 偶 然 的 機 會 裡 , 我 在 書 店 的 一 角 , 瞥 見 了 一 本 叫 「 幻 影 城 」 的 雜 誌 上 , 刊 登 徵 文 的 廣 告 。 當 時 我 真 的 不 是 個 有 心 人 。 我 還 記 得 , 有 一 次 朋 友 問 我 , 那 是 什 麼 雜 誌 時 , 我 還 自 信 滿 滿 的 說 , 那 本 雜 誌 名 是 「 奇 岩 城 」 。 但 就 是 無 心 插 柳 柳 成 蔭 . 我 的 作 品 就 是 莫 名 奇 妙 的 入 選 了 。 我 記 得 非 常 清 楚 , 我 接 到 入 選 通 知 的 電 話 , 是 在 我 們 房 東 太 太 的 告 別 式 舉 行 到 一 半 的 時 候 , 所 以 聽 電 話 時 , 我 沒 有 一 絲 的 喜 悅 。
 
「 幻 影 城 」 雜 誌 , 原 先 是 計 畫 把 入 選 者 的 長 篇 作 品 , 匯 編 起 來 出 版 個 五 , 六 本 書 的 。 但 是 真 正 被 出 版 的 卻 只 有 連 城 三 紀 彥 先 生 的 「 暗 色 」 這 本 書 而 已 。 因 為 在 其 它 的 作 品 尚 未 完 成 , 「 幻 影 城 」 就 倒 閉 了 。 當 時 我 的 「 銀 河 」 已 經 寫 了 一 百 多 張 稿 紙 , 也 成 了 夢 幻 作 品 , 沒 有 機 會 發 表 了 。
 
不 過 我 的 理 想 似 乎 注 定 命 不 該 絕 。 就 在 此 時 , 德 間 書 局 的 「 S F 」 , 給 了 我 出 版 長 篇 作 品 的 機 會 。 雖 然 和 我 原 先 所 預 定 的 形 式 有 點 不 盡 相 同 , 但 是 「 銀 河 英 雄 傳 說 」 終 於 得 以 問 世 了 。 到 出 版 「 黃 金 之 翼 」 時 , 我 等 於 編 了 七 本 故 事 , 外 加 一 集 的 外 傳 ﹝ 封 面 用 的 是 道 原 老 師 的 插 圖 ﹞ 。 那 七 集 的 故 事 是 從 宇 宙 曆 的 七 九 六 年 ﹝ 帝 國 曆 四 八 七 年 ﹞ 開 始 的 , 而 「 黃 金 之 翼 」 的 故 事 則 是 發 生 在 這 四 年 前 。
 
在 「 銀 河 英 雄 傳 說 」 中 , 描 繪 的 是 以 來 的 宇 宙 為 舞 台 的 虛 構 人 類 史 . 因 此 登 場 人 物 應 該 只 有 地 球 人 好 久 以 後 的 子 孫 , 共 並 沒 有 異 星 人 , 超 能 力 者 , 機 器 人 等 的 戲 。 請 讀 者 接 受 我 在 這 個 設 定 前 題 之 下 , 所 寫 的 作 品 。 當 「 銀 河 英 雄 傳 說 」 進 行 到 第 四 集 , 第 五 集 , 擁 有 了 固 定 的 時 候 , 的 編 集 部 , 跟 我 提 到 把 「 銀 河 英 雄 傳 說 」 故 事 改 製 為 卡 通 作 品 。
 
我 非 常 的 高 興 , 但 另 一 方 面 , 卻 也 好 擔 心 。 這 麼 說 可 能 有 人 會 認 為 我 狂 傲 , 但 是 對 於 自 己 作 品 中 的 人 物 及 所 塑 造 的 舞 台 , 我 真 的 就 是 有 份 執 著 上 的 疼 愛 , 如 果 找 一 個 畫 風 和 我 這 部 作 品 格 調 完 全 不 搭 調 的 人 來 執 筆 , 可 就 慘 了 。 所 以 直 到 編 集 跟 我 說 , 執 畫 筆 的 是 漫 畫 家 道 原 老 師 時 , 我 才 認 真 去 思 考 這 件 事 。 不 過 老 實 說 , 開 始 我 還 是 不 怎 麼 相 信 道 原 老 師 , 不 時 在 揣 測 , 擁 有 自 己 獨 創 畫 風 作 品 的 道 原 老 師 , 會 怎 麼 用 我 的 原 作 來 畫 這 部 作 品 。
 
道 原 老 師 的 作 品 中 , 我 首 先 接 觸 到 的 是 她 在 雜 誌 上 , 所 連 載 的 。 當 時 這 部 作 品 給 我 印 象 最 深 的 是 , 這 個 故 事 的 題 材 趣 味 盎 然 , 而 且 不 觸 相 當 的 銳 利 。 所 以 她 的 性 別 讓 我 好 生 困 惑 。 我 真 的 不 知 道 道 原 老 師 會 是 男 的 還 是 女 的 。 因 為 在 我 讀 小 學 的 時 候 , 就 有 個 名 叫 益 子 的 男 漫 畫 家 , 在 少 年 S U N D A Y 非 常 的 活 躍 。 ﹝ 現 在 的 人 可 能 並 不 知 他 是 何 許 人 也 。 道 原 老 師 ! 對 不 起 哦 ! ﹞ 可 是 就 在 我 不 斷 接 觸 到 她 的 連 載 作 品 後 , 才 知 道 她 是 年 輕 的 女 漫 畫 家 。 其 後 我 在 第 一 屆 的 廣 島 S F 大 會 上 , 目 睹 了 她 的 盧 山 真 面 目 。 道 原 老 師 不 但 是 個 女 生 , 而 且 還 是 個 漂 亮 的 女 生 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