銀英座談會

g05

在 二 零 零 三 年 三 月 七 日 由 方 墨 ACG 和 城 市 大 學 動 漫 學 會 合 辦 了 一 次 銀 河 英 雄 傳 說 座 談 會 。 題 目 是 漫 話 銀 英 二 十 年 , 下 官 有 幸 被 邀 請 做 講 者 之 一 , 其 他 兩 位 講 者 分 別 是 楊 威 利 Jr ( 田 中 芳 樹 同 好 會 ) 、 和 傑 特 ( 方 墨 - ACG ) 。 其 實 我 喜 歡 思 考 多 於 演 講 , 像 楊 一 般 不 擅 辭 令 . 只 覺 得 這 次 活 動 很 有 意 義 , 所 以 答 應 做 座 上 客 。 唯 有 事 前 做 多 點 準 備 工 作 將 勤 補 拙 。 座 談 會 在 7:00pm 正 式 開 始 , 幸 好 來 的 人 不 算 少 。 大 約 有 50 位 左 右 吧 。 幾 乎 清 一 色 是 全 男 班 , 可 能 講 題 太 " 硬 派 " , 沒 甚 麼 女 銀 英 迷 感 興 趣 。 銀 英 老 前 輩 艦 長 也 來 了 捧 場 , 演 講 完 畢 後 並 對 提 出 了 不 少 寶 貴 的 意 見 . 希 望 下 次 有 改 善 .

首 先 開 始 演 講 的 的 是 傑 特 , 題 目 為 這 個 「 金 髮 小 鬼 ! 萊 茵 哈 特 新 論 」 , 具 題 講 章 可 以 在 方 墨 網 站 內 找 到 。 傑 特 畢 竟 是 演 講 高 手 , 口 若 懸 河 , 非 常 鎮 定 , 他 的 立 論 很 偏 鋒 . 全 部 是 計 對 萊 因 哈 特 的 負 面 性 格 陣 述 . 可 能 會 場 內 多 數 是 楊 迷 , 沒 甚 麼 觀 眾 支 持 萊 因 哈 特 而 提 出 反 駁 。 接 下 來 就 輪 到 下 官 了 . 我 的 講 題 是 「 談 楊 文 里 的 本 質 」 . 到 底 楊 是 屬 於 戰 略 家 、 戰 術 家 、 思 想 家 還 是 歷 史 學 家 。 其 實 題 目 也 構 思 了 很 久 。 覺 得 這 個 比 較 有 多 些 討 論 的 價 值 , 能 和 觀 眾 多 作 互 動 。

我 首 先 提 除 楊 是 歷 史 學 家 , 因 為 由 始 至 終 這 只 是 楊 的 願 望 而 已 。 他 有 歷 史 學 家 的 潛 質 , 不 過 沒 能 發 揮 出 來 。 楊 是 戰 術 家 相 信 沒 有 人 會 提 出 質 疑 , 第 十 三 艦 隊 幾 乎 每 一 場 戰 役 都 靠 楊 的 智 謀 取 勝 。 銀 英 小 說 中 也 在 不 同 章 節 論 及 楊 是 一 位 出 色 的 戰 術 家 。 至 於 楊 是 不 是 戰 略 家 則 略 有 爭 議 , 在 銀 英 小 說 中 對 楊 是 否 戰 略 家 有 二 段 矛 盾 的 描 述 :

「 荷 旺 搖 搖 頭 , 但 那 不 僅 僅 是 反 對 列 貝 羅 所 說 的 話 , 同 時 也 像 是 在 對 湯 的 味 道 表 示 不 欣 賞 的 樣 子 。“ 啊 , 那 一 次 確 實 是 那 樣 的 沒 錯 , 但 那 是 對 那 些 愚 劣 的 審 查 官 感 到 忍 無 可 忍 的 反 擊 , 而 不 是 特 別 為 了 他 自 己 本 身 的 利 益 才 發 出 挑 釁 的 。 如 果 僅 就 那 次 審 查 會 來 說 的 話 , 他 的 確 是 一 個 傑 出 的 戰 術 家 , 但 也 僅 止 是 戰 術 家 而 已 。 如 果 是 戰 略 家 的 話 , 一 定 會 為 了 日 後 的 打 算 , 將 那 些 即 使 心 中 討 厭 的 同 事 拉 攏 到 自 己 這 一 邊 吧 ! 不 過 , 我 們 這 名 好 青 年 楊 威 利 啊 … … ” 」

另 一 段 章 節 當 尤 里 安 海 尼 森 取 公 文 出 使 費 法 時 , 楊 有 一 封 信 托 他 交 給 比 克 古 : 小 說 提 到 「 這 封 親 筆 信 後 來 被 視 為 是 證 明 楊 威 利 並 不 僅 僅 是 一 個 戰 術 家 , 而 且 還 是 一 涵 蓋 意 義 最 廣 的 戰 略 家 的 最 為 重 要 的 證 明 。 不 過 此 時 的 尤 裏 安 當 然 不 可 能 會 預 測 到 這 種 程 度 , 但 也 不 需 要 特 別 叮 囑 便 已 明 白 這 是 一 封 非 常 重 要 的 書 信 。 “ 我 一 定 會 直 接 交 給 他 。 ” “ 嗯 , 那 就 拜 託 你 嘍 。 ” 」

出 現 這 些 矛 盾 的 描 述 , 這 也 是 因 為 楊 文 里 是 一 個 相 當 矛 盾 的 人 所 致 。 我 認 為 楊 文 里 無 疑 有 戰 略 家 的 潛 質 , 在 銀 英 中 有 二 次 事 件 楊 文 里 不 但 有 戰 略 構 想 並 把 那 些 戰 略 付 諸 實 行 。 至 於 是 甚 麼 事 , 可 以 留 待 大 家 想 想 看 。 戰 略 家 這 名 詞 , 我 的 定 義 比 較 廣 泛 , 一 個 戰 略 家 應 該 不 只 是 拘 泥 於 軍 事 層 面 的 事 情 。 政 治 , 經 濟 , 軍 事 息 息 相 關 。 最 令 人 覺 得 楊 缺 乏 戰 略 家 的 氣 魄 莫 過 於 在 平 定 救 國 軍 事 評 議 會 後 , 不 主 導 同 盟 戰 後 的 重 建 , 而 甘 心 做 一 位 專 衛 邊 境 的 軍 人 , 這 樣 對 同 盟 的 未 來 根 本 毫 無 幫 助 . 儘 管 他 不 願 取 特 留 尼 希 特 代 之 , 若 他 積 極 一 點 , 可 以 參 與 政 治 活 動 , 協 助 一 些 有 能 的 政 治 家 為 同 盟 開 創 另 一 番 景 像 。

一 位 戰 略 家 的 素 養 應 具 有 前 瞻 的 眼 光 、 宏 觀 的 理 念 、 寬 廣 的 視 野 、 邏 輯 的 思 考 , 楊 文 里 都 一 一 具 備 。 但 他 的 個 性 又 只 願 意 隨 波 逐 流 , 順 應 時 勢 , 而 非 創 造 時 勢 。 銀 英 中 提 到 戰 略 家 是 創 造 有 利 的 環 境 , 戰 術 家 是 利 用 有 利 的 環 境 。 非 不 能 也 , 不 為 也 。 楊 文 里 是 一 位 不 合 格 的 戰 略 家 。 最 後 談 談 楊 是 不 是 一 位 思 想 家 的 問 題 。 先 看 看 思 想 家 的 定 義 。 「 思 想 家 - - 並 不 是 僅 僅 理 解 成 一 種 完 整 的 理 論 學 說 的 營 造 者 , 只 要 真 正 有 獨 立 脫 俗 的 思 想 , 對 宇 宙 人 生 的 某 些 方 面 有 合 理 而 新 穎 的 見 解 , 於 一 般 人 夢 想 不 到 或 視 而 不 見 的 真 理 有 所 發 現 者 , 即 堪 稱 思 想 家 」 根 據 以 上 的 定 義 , 我 覺 得 楊 可 以 稱 得 上 為 思 想 家 。

雖 然 他 沒 有 一 套 完 整 的 理 論 學 說 , 不 過 楊 對 民 主 , 生 命 , 歷 史 都 有 過 人 的 見 解 。 比 方 說 楊 教 導 尤 里 安 即 使 在 兩 國 交 鋒 時 , 應 站 在 整 個 人 類 的 立 場 思 考 , 這 是 相 當 難 得 的 胸 襟 。 另 一 方 面 , 楊 也 成 為 後 世 許 多 歷 史 學 家 的 研 究 對 像 , 雖 然 不 知 道 有 沒 有 楊 語 錄 這 些 作 品 面 世 , 不 過 可 以 肯 定 的 是 他 的 思 想 一 定 對 後 世 的 人 有 影 響 。 至 於 具 體 的 楊 文 里 思 想 哲 學 是 一 門 頗 深 的 學 問 , 我 力 有 不 逮 , 留 待 其 他 高 手 來 解 說 ! 以 上 內 容 就 是 談 楊 的 本 質 基 本 講 稿 , 楊 的 FANS 眾 多 , 聽 眾 對 上 面 的 內 容 都 很 熱 烈 的 討 論 . 尤 其 大 家 對 戰 略 家 的 看 法 各 異 。

最 後 壓 軸 的 是 由 YangJR 主 講 「 為 什 麼 這 個 角 色 要 死 ? 為 什 麼 要 在 這 時 候 死 」 。 大 家 探 討 了 銀 英 各 主 要 角 色 的 死 亡 , 背 後 的 含 意 , 對 故 事 結 構 的 影 響 。 這 篇 題 目 的 講 章 可 按 此 結 看 看 . 其 中 談 及 羅 嚴 塔 爾 的 死 , 艦 長 談 及 他 是 有 自 毀 傾 向 的 。 啟 發 了 我 寫 了 另 一 篇 短 文 在 紅 茶 館 留 言 板 中 再 談 。   座 談 會 最 後 一 節 談 到 各 人 的 死 . 大 家 都 同 意 奧 貝 斯 坦 是 自 殺 的 , 至 於 羅 嚴 塔 爾 , 艦 長 提 到 他 在 不 幸 的 家 庭 中 長 大 , 具 有 有 自 毀 的 傾 向 . 真 是 一 矢 中 的 的 評 論 . 又 問 艦 長 , 楊 語 錄 中 : ” 有 做 得 到 的 事 , 也 有 做 不 得 的 事 ” , 和 ” 有 做 得 到 的 事 , 也 有 做 不 到 的 事 ” 那 句 才 是 正 確 的 翻 譯 , 艦 長 說 其 實 2 句 都 可 以 , 視 乎 讀 者 自 己 看 完 小 說 後 , 對 楊 這 個 人 的 領 會 . 這 也 是 田 中 寫 作 厲 害 的 地 方 . 每 個 時 期 , 重 看 銀 英 , 都 會 有 不 同 的 領 會 . 這 話 的 確 不 錯 .

說 回 羅 嚴 塔 爾 . 很 多 人 談 到 羅 嚴 塔 爾 的 背 叛 事 件 都 覺 得 情 節 很 牽 強 , 因 為 有 更 好 的 背 叛 方 式 . 為 甚 麼 要 飛 娥 撲 火 般 在 毫 無 把 握 下 挑 戰 萊 因 哈 特 呢 . 羅 嚴 塔 爾 的 童 年 就 在 父 親 的 咒 罵 中 渡 過 ” 若 你 沒 出 生 在 這 世 上 就 好 了 ! ” 他 跟 米 達 麥 亞 臨 戰 前 的 對 話 : ” 過 去 很 長 的 一 段 時 間 , 我 不 明 白 自 己 是 為 了 甚 麼 活 在 這 個 世 界 上 , 這 是 本 身 沒 有 智 慧 的 悲 哀 呀 ! ” 說 明 他 對 於 自 己 生 存 在 世 上 的 意 義 懷 有 相 當 大 的 疑 問 . 他 渴 望 轟 轟 烈 烈 的 戰 鬥 , 從 中 找 到 生 存 的 意 義 , 獲 得 滿 足 感 . 死 亡 根 本 不 算 甚 麼 . 這 點 和 萊 因 哈 特 其 實 很 類 似 . 羅 嚴 塔 爾 臨 死 前 的 一 番 話 : ” 我 不 是 一 下 子 死 亡 , 而 是 逐 漸 地 死 去 , 我 正 在 好 好 享 受 這 種 過 程 , 希 望 不 要 來 阻 撓 我 最 後 的 樂 趣 才 好 .

” 若 羅 嚴 塔 爾 有 自 毀 的 傾 向 的 話 , 那 麼 烏 魯 瓦 希 事 件 只 是 一 個 導 火 線 , 促 使 羅 嚴 塔 爾 在 本 身 的 矜 持 與 野 望 下 走 向 這 自 毀 之 路 . 書 中 早 有 羅 嚴 塔 爾 舉 起 叛 旗 的 伏 筆 , 羅 嚴 塔 爾 舉 棋 不 定 , 是 因 為 他 很 佩 服 萊 因 哈 特 的 才 華 , 雖 然 有 野 心 但 他 不 會 用 奧 貝 斯 坦 式 陰 謀 , 只 期 望 光 明 正 大 的 挑 戰 萊 因 哈 特 . 最 後 和 米 達 麥 亞 的 一 句 話 說 道 : ” 皇 帝 帝 拜 托 你 了 . ” 這 也 是 羅 嚴 塔 爾 奇 特 的 地 方 . 這 是 所 謂 叛 逆 者 高 貴 的 靈 魂 吧 . 記 得 有 篇 同 人 文 章 評 論 羅 嚴 塔 爾 ” 這 背 叛 裡 有 我 的 忠 誠 。 ” 可 能 萊 因 哈 特 也 理 解 這 一 點 吧 . 最 後 沒 有 遞 奪 羅 嚴 塔 爾 帝 國 元 帥 的 稱 號 . 童 年 不 幸 的 經 歷 , 塑 造 了 羅 嚴 塔 爾 這 性 格 特 徵 , 而 這 性 格 特 徵 又 決 定 了 羅 嚴 塔 爾 舉 起 叛 旗 走 向 自 毀 之 路 .

因 劍 而 生 , 因 劍 而 亡 , 銀 英 裡 除 楊 文 里 , 奧 貝 斯 坦 外 , 另 一 位 寫 得 相 當 深 入 的 角 色 . 7 點 開 始 的 座 談 會 到 了 1 0 點 正 式 完 結 , 臨 走 前 致 送 各 參 與 的 聽 眾 一 張 紅 茶 館 年 曆 卡 聊 表 謝 意 。 謝 謝 大 家 捧 場 ! 最 後 主 持 人 和 各 講 者 來 一 張 大 合 照 留 念 , 後 會 有 期 ! 希 望 有 後 浪 繼 續 舉 辦 銀 英 座 談 會 , 銀 英 的 話 題 是 談 不 完 的 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