楊威利

楊文里

活 過 來 的 角 色─ 楊 威 利

Text: Shoulder

姑 且 不 論 喜 歡 與 否 , 銀 河 英 雄 傳 說 中 寫 得 最 成 功 的 角 色 非 揚 威 利 莫 屬 。不 曾 與 那 稱 為 「 奇 蹟 」 及 「 魔 術 師 」 的 黑 髮 提 督 處 於 同 一 個 時 空 。 事 實 上 , 楊 從 不 曾 存 在 於 我 所 在 的 這 個 世 界 。 可 是 為 什 麼 對 於 他 的 逝 去 , 令 人 感 到 如 此 失 落 ? 彷 彿 他 真 的 存 在 過 , 又 真 的 走 了 。

 

討 論 楊 是 否 是 一 個 理 想 的 男 性 是 一 個 無 意 義 的 話 題 。 楊 的 意 義 並 不 在 於 他 是 否 適 合 成 為 女 性 的 伴 侶 。楊 所 代 表 的 , 母 寧 是 文 人 心 目 中 對 於 領 導 者 , 或 說 對 於 作 為 一 個 人 的 一 切 夢 想 。因 為 太 不 可 能 , 所 以 稱 之 為 夢 想 。立 於 階 級 金 字 塔 的 頂 端 , 仍 然 保 有 作 為 一 個 品 格 高 潔 的 人 所 應 有 的 一 切 。

 

處 於 糜 爛 洪 流 中 , 仍 然 活 得 像 自 己 。 總 是 堅 持 理 想 , 卻 不 強 加 於 人 。 從 不 為 權 勢 迷 惑 , 從 不 畏 於 威 脅 。 看 似 平 凡 的 存 在 , 卻 能 始 終 甘 於 平 凡 。 不 欲 不 求 。 不 卑 不 亢 。 楊 始 終 保 有 作 為 一 個 有 尊 嚴 、 有 良 知 道 德 的 人 所 應 有 的 矜 持 。 我 們 不 曾 見 過 他 有 泯 昧 良 心 的 作 為 。但 楊 卻 又 不 像 聖 人 般 高 不 可 攀 。 他 的 人 性 化 、 柔 軟 的 心 腸 、 幽 默 感 以 及 散 漫 使 得 他 如 此 平 易 近 人 。我 常 覺 得 其 實 銀 河 英 雄 傳 說 是 一 個 模 型 世 界 。 典 型 化 的 政 體 、 人 物 以 及 戰 爭 。

 

要 求 楊 或 萊 因 哈 特 的 戰 略 及 戰 術 皆 精 采 無 比 實 在 太 強 人 所 難 了 。 如 果 田 中 能 夠 編 織 出 來 的 話 , 那 他 必 然 是 超 越 楊 與 萊 因 哈 特 , 前 無 古 人 , 後 無 來 者 , 全 世 界 最 厲 害 的 軍 事 家 了 。 因 為 田 中 必 須 編 造 出 一 切 , 所 以 我 覺 得 一 切 都 簡 單 化 是 很 正 常 的 事 。但 惟 獨 思 想 並 不 簡 單 。 雖 然 其 中 的 人 物 也 都 很 典 型 , 但 是 田 中 把 他 讀 史 以 來 累 積 匯 統 的 理 念 , 關 於 政 治 、 經 濟 、 軍 事 、 乃 至 生 活 態 度 等 , 幾 乎 都 傾 注 於 楊 這 個 人 物 的 身 上 。 楊 的 個 性 並 不 激 烈 , 可 是 卻 又 如 此 具 有 個 人 色 彩 。

 

田 中 說 過 楊 是 偏 離 了 他 的 掌 握 , 我 覺 得 那 就 是 一 個 成 功 的 小 說 人 物 「 活 過 來 」 了 , 有 了 自 己 的 生 命 及 個 性 , 不 再 受 作 者 操 控 , 作 者 在 寫 作 時 可 能 不 是 覺 得 這 個 人 物 應 該 說 或 作 什 麼 , 而 是 覺 得 這 個 人 物 會 怎 麼 說 或 作 , 只 是 將 之 付 諸 文 字 而 已 。楊 是 銀 英 傳 中 最 具 複 雜 度 的 人 物 , 也 因 此 更 接 近 一 個 真 正 的 人 。 只 是 我 又 不 禁 懷 疑 , 這 樣 合 於 世 界 大 同 理 想 的 性 格 是 否 可 能 存 在 這 娑 婆 世 界 ?但 我 希 望 有 , 打 從 心 底 希 望 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