萊因哈特·馮·羅嚴克拉姆

top2c

萊 因 哈 特 的 錯 誤

Text: Shoulder

 

雖 然 平 心 而 論 , 我 對 萊 因 哈 特 這 個 人 物 沒 有 什 麼 惡 感 , 甚 至 還 有 點 喜 歡 。 但 是 , 對 於 我 個 人 而 言 , 他 所 犯 下 的 幾 項 錯 誤 令 我 印 象 非 常 深 刻 。第 一 件 是 威 斯 塔 朗 特 事 件 。 對 於 這 件 事 , 萊 因 哈 特 本 身 只 是 袖 手 旁 觀 , 並 且 利 用 二 百 萬 人 的 死 亡 所 帶 給 他 的 政 治 利 益 而 已 。 事 後 萊 因 哈 特 本 人 也 相 當 後 悔 , 在 心 態 上 , 其 實 他 也 並 不 是 那 麼 可 議 的 。

 

在 此 又 有 題 外 的 論 點 , 就 是 以 少 數 人 的 生 命 去 換 取 多 數 人 的 利 益 是 否 正 當 ? 就 數 量 上 來 說 , 如 果 能 以 一 換 十 , 顯 然 是 一 筆 划 算 的 生 意 。 但 是 , 我 個 人 認 為 生 命 是 不 能 夠 量 化 的 。 因 為 每 一 個 人 對 於 跟 這 個 人 有 關 的 人 們 來 說 , 是 無 可 取 代 的 。 如 果 設 想 在 威 斯 塔 朗 特 的 二 百 萬 人 中 有 我 的 親 人 或 朋 友 , 我 想 我 是 無 法 接 受 這 種 以 數 量 衡 量 生 命 的 論 調 。 正 因 為 在 那 種 狀 況 下 我 勢 必 無 法 接 受 , 所 以 我 覺 得 我 並 沒 有 權 利 說 這 種 做 法 是 正 當 的 。 犧 牲 的 是 別 人 , 所 以 犧 牲 他 人 的 人 即 使 有 什 麼 冠 冕 堂 皇 的 理 由 , 也 不 過 就 是 使 自 己 行 為 正 當 化 、 自 我 陶 醉 的 藉 口 罷 了 。 我 想 , 不 能 夠 因 為 某 一 個 族 群 是 少 數 就 強 迫 他 們 站 上 被 犧 牲 的 行 刑 台 吧 !

 

而 萊 因 哈 特 原 本 並 不 是 屬 於 看 見 不 平 之 事 會 不 覺 得 憤 慨 的 一 般 人 , 他 原 本 是 充 滿 理 想 、 對 自 己 很 矜 持 的 一 個 人 。 可 是 他 放 棄 了 他 的 俠 義 精 神 , 也 就 導 致 了 他 一 生 最 大 的 悲 劇 ─ 那 就 是 失 去 吉 爾 菲 艾 斯 。正 因 為 萊 因 哈 特 對 於 威 斯 塔 朗 特 事 件 於 心 有 愧 , 所 以 當 受 到 吉 爾 菲 艾 斯 的 質 疑 時 , 被 碰 觸 痛 處 的 他 立 刻 惱 羞 成 怒 。 他 不 知 不 覺 想 要 利 用 專 制 君 主 的 特 權 ─ 不 受 他 人 管 束 以 及 質 疑 。 他 自 信 地 認 為 自 己 可 以 依 靠 本 身 的 自 制 能 力 , 不 再 需 要 摯 友 對 他 的 諫 言 。 這 個 時 候 , 萊 因 哈 特 其 實 已 經 走 到 危 險 邊 緣 , 他 就 快 要 成 為 他 從 前 鄙 視 的 那 種 人 。 可 是 , 懲 罰 來 得 太 快 , 萊 因 哈 特 以 最 殘 酷 的 方 式 永 遠 失 去 了 唯 一 的 朋 友 。 以 另 一 方 面 來 看 , 吉 爾 菲 艾 斯 的 死 多 少 把 萊 因 哈 特 拉 回 他 原 本 要 走 的 路 一 些 。

 

如 果 威 斯 塔 朗 特 事 件 是 為 了 要 推 翻 銀 河 帝 國 , 還 說 得 過 去 。 可 是 到 了 幼 帝 由 謝 夫 二 世 被 綁 架 事 件 , 萊 因 哈 特 已 經 完 全 變 成 一 個 政 治 利 益 高 於 一 切 的 平 凡 獨 裁 者 。 他 犧 牲 摩 頓 中 將 只 不 過 是 為 了 有 征 討 同 盟 的 理 由 。 他 要 征 服 同 盟 , 又 要 師 出 有 名 。 其 實 , 何 必 如 此 ? 他 不 如 直 接 就 以 「 要 統 一 宇 宙 」 的 名 義 來 發 動 戰 爭 。 雖 然 在 這 件 事 上 , 萊 因 哈 特 也 算 是 被 動 地 將 計 就 計 。 但 是 , 我 所 質 疑 的 是 , 以 不 能 說 是 正 大 光 明 的 手 段 去 換 取 一 個 正 當 的 名 義 以 便 出 兵 , 是 不 是 太 矛 盾 了 ?

 

不 過 , 以 冷 酷 的 政 治 觀 點 視 之 , 以 上 的 作 為 或 可 激 起 帝 國 民 眾 的 敵 愾 同 仇 的 心 理 , 所 以 雖 然 人 道 上 有 其 可 議 之 處 , 政 治 上 不 見 得 會 被 認 為 是 錯 誤 。 但 是 , 在 此 我 又 不 禁 產 生 和 尤 里 安 相 同 的 疑 問 。 如 果 非 人 道 的 手 段 去 達 成 政 治 目 的 是 可 以 允 許 的 , 那 麼 人 類 又 為 什 麼 要 千 辛 萬 苦 地 尋 求 正 道 呢 ? 或 許 我 是 理 想 主 義 者 , 我 沒 有 辦 法 接 受 這 樣 的 邏 輯 論 調 。

 

再 來 是 同 盟 滅 亡 後 , 萊 因 哈 特 基 於 本 身 對 楊 威 利 的 執 念 , 不 惜 舉 大 軍 攻 打 伊 謝 爾 倫 , 這 顯 然 也 是 私 心 成 分 較 重 。 而 我 最 不 能 理 解 的 是 , 楊 威 利 死 後 , 尤 里 安 接 任 司 令 官 , 和 新 銀 河 帝 國 再 起 戰 端 時 , 尤 里 安 等 人 侵 入 伯 倫 希 爾 之 際 , 萊 因 哈 特 的 反 應 非 常 奇 怪 。 如 果 他 不 想 和 談 , 下 令 殺 死 尤 里 安 等 人 倒 也 無 可 厚 非 , 畢 竟 兩 軍 交 戰 , 自 衛 是 優 先 選 擇 。 但 萊 因 哈 特 卻 是 要 看 尤 里 安 是 否 能 夠 殺 進 他 的 寢 室 , 來 決 定 是 否 要 會 談 。 萊 因 哈 特 認 為 , 楊 的 繼 任 者 即 使 智 謀 上 不 如 楊 , 但 至 少 勇 氣 上 應 該 高 於 凡 人 。 但 是 , 我 覺 得 尤 里 安 等 人 敢 大 膽 闖 入 伯 倫 希 爾 , 不 就 顯 示 其 勇 氣 可 嘉 了 嗎 ? 萊 因 哈 特 想 試 鍊 尤 里 安 的 , 好 像 是 其 肉 搏 技 術 而 不 是 勇 氣 吧 ? 如 果 萊 因 哈 特 認 為 肉 搏 戰 技 對 於 一 個 司 令 官 很 要 緊 的 話 , 那 他 就 不 需 要 對 楊 有 這 麼 高 的 評 價 了 。 他 的 這 種 莫 名 其 妙 的 評 量 標 準 以 及 任 性 不 僅 使 以 先 寇 布 為 首 的 同 盟 軍 命 喪 黃 泉 , 更 造 成 己 方 為 數 更 凌 駕 其 上 的 犧 牲 者 。 我 不 禁 感 到 此 時 的 萊 因 哈 特 對 於 別 人 的 流 血 已 經 毫 無 感 覺 了 。

 

好 像 說 來 我 似 乎 很 厭 惡 萊 因 哈 特 , 但 其 實 我 覺 得 換 作 另 一 個 人 坐 到 他 的 位 置 , 也 未 必 不 會 犯 下 他 所 犯 的 錯 誤 , 而 且 很 有 可 能 有 過 之 而 無 不 及 吧 ! 所 以 他 跟 歷 史 上 的 獨 裁 者 真 的 是 有 類 同 之 處 。 除 開 這 些 錯 誤 , 萊 因 哈 特 不 愧 是 非 常 賢 明 的 君 主 。 只 是 , 我 不 禁 覺 得 , 如 果 他 在 位 多 幾 年 , 可 能 會 使 英 明 君 王 的 神 話 多 少 失 色 吧 ! 或 許 這 個 人 物 的 轉 變 就 是 在 強 調 , 任 憑 一 個 人 是 多 麼 優 秀 高 潔 的 英 雄 、 自 我 要 求 多 高 的 為 政 者 , 一 旦 成 為 絕 對 的 權 力 者 甚 或 只 是 準 絕 對 權 力 者 , 都 很 難 不 會 喪 失 部 分 自 我 、 扭 曲 人 格 。 這 是 一 個 借 鏡 , 可 是 又 有 多 少 人 能 從 中 真 正 學 得 教 訓 呢 ? 也 許 人 類 的 歷 史 就 是 一 再 上 演 類 似 的 劇 碼 吧 !